能量投資_底圖_工作區域 1.jpg
能量投資-02.png
能量投資-04.png
能量投資-03.png

我們的每一個想法都是一組意識能量,當某個想法被賦予足夠的專注力和不斷注入的情緒,這個想法的密度會增加,進而實質化成為實相。情緒本身具磁力,也就是說,當許多人都專注在同樣的想法和情緒的時候,這些情緒會“黏”在一起,形成一個意識場。當一個意識場形成後,所有“投資”在這個意識場裡的人,都會受到這個大意識場的控制和操縱。用另一種比喻來講的話,就像是許多人拿著自己辛苦賺來的錢去投資一家公司,這家公司的存在,和裡面所有的資金,都是所有投資者的錢堆起來的。當這些投資者把錢拿給這個公司的那一剎那,自己和這公司之間,就建立起了一條連結線。換句話說,這些投資者的一部分,是受制於這個公司裡的約束條款和遊戲規則。公司越大,投資人的地位越被動。如果這個公司的本質是恐懼,那所有帶有恐懼意識的人,都和這家公司連在一起。只要有任何足以引起恐懼的事件發生,經由大家所衍生出來的恐懼情緒,就會被這家公司吸收,讓這個恐懼公司更壯大。但同樣的,如果所有的投資者選擇拒絕繼續投資的話,這家公司也會逐漸瓦解。

記得曾經在一個場合,聽到一位外國女士提到她過去工作的性質。她曾經為一大知名藥廠的公關,對藥廠內部的操作過程頗為清楚。她說,大家都以為是先有疾病後,才有所謂的對症下藥的藥。但其實,每當他們的藥廠要推出一種特效藥時,他們就請知名的權威們(醫生、專家等)撰寫一系列文章描述這種”新發現”的病症,目的就是把這信念種植在集體意識中,引起大眾的擔憂與恐慌。一段時間後,眾多的個人注意力集結起來,成為一個擔憂和恐懼的大場,然後所有”投資人“的潛意識,便受到這個意識場的內容影響。也就是說,這個場裡所帶的疾病症狀,很有可能在這些人身上實質化。也在這個時候,特效藥一推出即達到熱賣的效果。這位女士後來實在是做不下去了,在辭職時還被”強烈要求〞簽下一份嚴厲的同意書,內容大致為不准將工作內容公開。她後來曾經想出書寫有關內容,但過沒多久便被相關人士登門”善意勸阻”而作罷。當然,不是所有的藥廠都是如此運作,也並非所有的病毒都是預先伏筆。重點是,被包圍在厚厚的刻意營造的假象裡的我們,能否“透視”這些故事,不再把寶貴的生命力投資到那些意識場去。

我們身處的空間,充滿了疊疊層層各式各樣的意識場,如果自己裡面帶著濃厚的情緒堵塞,情緒的磁性會讓我們和相應情緒的意識場之間,形成一條條的連結線,進而成為這些意識場的傀儡。嚴重的時候,自己的行為也無法自行控制。就像是本來是自己在開車,但卻被趕到後座去,變成別人在開。例如一個從小就經歷多方面被打壓、批判、沒信心的人,選擇投入酒精裡去麻醉自己。這個人如果沒有轉化造成酗酒的背後原因和堆積的情緒堵塞,他所連結的那個“沒有信心、自我批判”的意識場,就會不斷的注入更多的“沒有信心、自我批判”的能量到這個人的身體裡。不只如此,有許多帶著相似性質的遊蕩靈體,很有可能也會像條吸血蟲似的依附在此人身上。為什麼,因為在他身上很舒服,就像回到家了。久而久之,除非有極大的毅力與條件,否則要戒酒和離開這個意識場,將會成為一個極難的任務。

許多年前在國外發生過一個案件,有位華人坐夜班的灰狗巴士到某個地方,半夜時突然狂性大發,取出刀子猛刺在身邊熟睡的外國青年的腹部,更切斷青年的脖子。警察逮捕他後問他為何如此做時他說,“我也不知道,我失去了意識,覺得好像不是自己,有個聲音叫我做的….. ”。報導指出,這位華人在事出前多年,就已累積了極大的憤怒和沮喪,在殺人那一剎那的確是“失去了意識和不是自己”,被其他的力量暫時利用。這力量在利用完後即便離去,留下這華人於原來的憤怒沮喪外,再加上無限的痛苦和悔恨。這個例子顯示了,成為分裂意識場傀儡的一個強烈的結果。大部份人只願意選擇去相信和接受眼光看的到,摸的到的世界,拒絕接受在此之外的多元實相。就像一個整天盯著電視機第一台節目的人,只能看到到第一台所提供的故事,無法感知到其他電視台節目的存在。看不到,並不表示不存在,或不受到其他存在體和時空的影響。缺乏對我們所身處的實相的基本認知和理解的話,非常容易成為分裂意識場的“電池”,導致自己寶貴的生命力不斷的流失而不自知。

所有的分裂意識場,都需要人類去餵養它們,怎麼餵養?我們的情緒就是這些意識場的食物。例如一個美國的911事件就足夠引起各式各樣的對立,觸發大量的恐懼和仇恨能量,加深種族之間的鴻溝。大量的分裂情緒像洪流般的流入這個場裡,快速的擴大了這個場的威力和影響力。而這只是許多場的其中一個而已,想像的到我們身邊有多少個大大小小的場,自己投資了多少生命力在外面嗎?再進一步想的話,我們從小到大被灌輸的教育知識概念認知,有多少“不是”從分裂意識場過來的?靜下心來,看看自己的周圍,社會、國家、世界,我們投資了多少寶貴的能量在製造分裂的事件上?該是將我們所有的分裂投資生命力收回的時候了,重新投資到合一、感恩、祝福的意識場,還給自己,還給地球該有的平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