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是「來教導老師的老師?」力量外放的例子

已更新:4月7日




有一位個性真誠,自稱第三眼很開的靈性老師,常與她的指導靈和不同層次的高靈溝通,也很聽從這些存在體的指示。在他小小的公寓裡教課,收了幾個學生。同時,他和他的家人之間有著很大的隔閡和其他相處上的問題,所以彼此之間不大往來,經濟上一直處於一個入不敷出的狀態下,常常向他人借錢度日。

 

問他為什麼不找份工作,他說:「我的指導靈們一直告訴我,我和外頭的一般老師不一樣,我必須待在這裡,有緣分的學生自然會上門,因為『我是來教導老師的老師』!」過了大概兩年後,他因為繳不出房租,被迫搬離公寓,後來找了個司機的工作,實實在在的為自己的生活負責。這是一個很好的「力量外放」的例子。

 

從能量投資的角度而言,只要是將有關自己生命的決定權,以任何方式交到別人手上,讓別人去決定的,不論對方是人、事或物,都屬於力量外放。以文中這位老師的例子來說,他內在的缺乏自信、自我懷疑、生存恐懼、需要認同、壓抑等,每一點都成了黑暗力量進入到他個人空間的通道,或甚至只是自動語音系統的操弄,傳遞了一些讓他感覺很榮耀的資訊。在缺乏辨認真假的能力和自我察覺的情況下,使得他多年以來,一直讓這些聲音去主導他的生命走向,並完全聽信這些靈體的言語,認為自己高人一等且帶有重要使命感,也因此將自己的生命停滯在原地。

 

我們所處的這個空間其實是與「低頻靈界」混雜在一起的。「低頻靈界」裡的存在體本身的意識頻率與大部分的人類一樣,都屬於分裂意識的低頻。但是因為它們沒有和我們一樣的肉體,所以雖然在同一個空間裡,它們看得到我們,我們卻看不到它們。除此之外,它們還可以看和感受到我們身上因分裂意識低頻所產生的通道,也因此要介入和操弄我們的生活實在不是一件太難的事。

 

有些人本身的超感官能力比一般人開闊,或因某種因緣,突然的啟動了某些能力,例如「聽得到/看得到/感覺得到/聞得到」等,甚至可以做某種程度的靈療或與其它境界裡的存在體溝通。但是,如果缺乏了正確的生命知識作為自我評估的基準,很容易就會在眾人的簇擁下,停滯在以「權威/平凡」、「我是高高在上的」這類的分裂信念所演繹出來的故事裡。

 

因此,作為一個感官能力較發達的人,建議可以時刻做以下的「內在對話」去檢視自己的心態。例如:

1. 「當我在告訴別人一些他們不懂的東⻄時,我裡面有什麼想法和感覺跑出來了?」

2.「當別人把我當成權威並且對我又崇拜又尊敬時,我裡面有什麼想法和感覺跑出來了?」

3.「我覺得我比其他人特別或厲害嗎?」

4.「我對他人所說的東⻄,會讓聽的人因為接收到了「清晰」的意識頻率而更能夠掌握自己的生命走向嗎?還是讓他人更力量外放?」

5.「我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我所知道的一切都沒有任何『低頻靈界』的操弄成分嗎?」

6.「我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我自己身上沒有『黑暗力量』的通道嗎?」

7.「我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我自己沒有力量外放給外界的任何人事物嗎?」

 

當我們在面對具有超感官能力的人,也可以做以下的「內在對話」:

1. 「我的什麼想法和感覺跑出來了?」

2. 「我覺得對方比我厲害或特別嗎?」

3. 「我是否有想要向對方諮詢我的未來,或要求對方以「超能力」告訴我任何有關我的生命的決定或答案的衝動嗎?」

4. 「我是否把對方說的話和道理不加思索的照單全收了?」 

5.「我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對方所說的一切都沒有任何『低頻靈界』的操弄成分嗎?」

6. 「我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對方身上沒有『黑暗力量』的通道嗎?」

7. 「我能夠百分之百的確定我沒有力量外放給對方或外界的任何人事物嗎?」

 

真正的高頻率存在體不會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由高處往下看」的與我們溝通或告訴我們該如何選擇或決定,因為祂們完全瞭解人類的創造力的獨特性和偉大之處,也只會以引導的方式讓我們因爲憶起自己創造者的身分,進而去創造自己想要體驗的實相。(請參考《能量投資》(上)的〈預言與訊息〉篇和下冊的〈黑暗力量〉、〈內在對話〉篇)

13 次查看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