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我為什麼不快樂?

已更新:4月19日


為什麼不快樂
我為什麼不快樂

請先想像自己的胸口裡有一個拳頭大小的黃金光球,散放著溫暖的、金黃色的光芒,有生命的緩緩的轉動著。 ​


吸氣時,將所有的專注力都放在這個黃金光球上。


呼氣時,想像黃金光球所散發的光芒逐漸的擴大。


每次吸氣時,專注力就放在黃金光球上。


每次呼氣時,黃金光球的光芒就往外擴散。


重複這個呼吸的步驟,直到自己的全身都佈滿了金黃色的光,身上的每一個細胞都被金黃色的光清洗的晶瑩剔透。 繼續呼吸,讓金黃色的光一直擴散到自己的身體外,形成一個金黃色的圓球,自己就在這個光球裡,呼氣和吸氣都是圓球裡的金黃色的光。 無論自己在哪裡、在做什麼、在與誰互動,請時刻的檢視自己是否在黃金光球裡。


問一下自己是不是覺得: 我為什麼不快樂

「被困在現狀裡,看不到出路?」

「事情為什麼就是不能以我想要的方式發生?」

「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感覺好累,好無可奈何?」

「現在的日子好辛苦,不知道能怎麼改變,也看不到盡頭?」

「日子一成不變,快要被窒息死了?」

「自己的未來都已經小心翼翼的盤算好了,也就是那樣了,然後呢?」

「不知道為什麼心情就是不好,不知道原因,也不知道要怎麼走出去?」

「就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會去擔心身邊的人,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痛恨自己的現狀,但就是沒有能力做改變?」

「很沮喪很無力,因為我怎麼做好像都不夠好?」

「為什麼別人可以過那樣的日子,而我就是沒有?」

「為什麼同樣的事情就是一直重複,到底是怎麼了?」

「自己就是沒用,給不了身邊的人更好的生活?」

「別人做的都不夠好,如果是我的話,我會….?!」

「很後悔以前所做的一些決定,害自己現在變成這樣,早知道就….?!」

「就是不想出去和外面的人接觸?」

「不敢踏出現狀,怕做了改變後不是自己想像的,然後又回不去了?」

「自己的生命中不知道為什麼好像事情就是一直沒完沒了的發生,好累?!」

「世界越來越亂,感覺很沒有安全感?看不到未來?」

「自己不敢也沒資格去想像一個不同的未來?」

「很空虛,不知道自己的生命目標是什麼,自己活著是要做什麼的?」

「自己好像一條沒有定錨的船,一直飄流在一堆故事裡,停都停不了?」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做什麼,怎麼總是感覺有些迷惘?」

「很害怕失去現有的一切?很害怕現狀被改變?」

「很怕自己一個人獨處,因為感覺時間很長很長,不知道要做什麼?」


以上所敘述的每一個感受,都來自於是我們身上所穿的層層戲服。而我們要不斷提醒自己,這些戲服所攜帶的制約都不是真正的我們。


請記得繼續黃金光球呼吸。把專注力帶回到胸口裡的黃金光球處,確定自己在黃金泡泡裡。


每一件戲服都附帶了很多的「應該」和「不應該」,如果仔細想想的話,我們會發覺,我們與他人的互動其實有很多都是架設在「應該」和「不應該」這個平台上的。例如「一個男人」這件戲服可能被許多人賦予了「應該養家糊口、應該是強壯的、應該是家中握有主導權的」等條件。「一個女人」這件戲服可能有「應該溫柔、在家庭中的地位理所當然為次要角色、應該具有刻苦耐勞、相夫教子、任勞任怨,逆來順受的美德」等這類的價值觀。而「孩子」這件戲服則可能會有「應該聽話、應該孝順、應該要有成就、不可以讓父母失望」等的要求。


大部分的人都被「馴服」成很會演戲,大多時候想都沒有想的隨著情境更換戲服。每一件戲服都有自己的故事和歷史,每一件戲服都跨越時空的連結了許多的能量連結線,也可以說是「業力負擔」。所以,當我們認為自己就是某件戲服的時候,就不自覺的陷入那件戲服的故事堆裡,將故事變成是自己的生命故事的「必然」。光是一件戲服的故事堆就夠讓人頭昏腦脹的了,更何況我們身上的戲服是一層層的。所有的制約都是一個框架,每一個框架都會讓我們覺得綁手綁腳的,就像一匹原本該是在無垠的草原上奔馳的馬,身上不知道為什麼被放了沈重的鎖鏈,導致無法蹦躍,甚至動彈不得。而這個「沉重」、「迷惘」和「動彈不得」就是造成我們不快樂的主因。


如果我們決定選擇開始脫掉身上的戲服,就必須時刻的將專注力帶回到自己的內在,回到那個被掩埋在層層戲服下的「合一本質」,時刻的以「合一本質」為與自己、與他人互動的出發點,讓「合一本質」的頻率去溶解掉所有的批判和分歧,讓戲服可以一件件的因我們的了解而褪下,因我們有意識的選擇而可隨意的穿脫。為什麼不快樂


請閱讀《能量投資》(上)第五章有關〈黃金光球和培養合一品質〉的詳細解說。



43 次查看

Comments


bottom of page